公司新闻
 
第五章 家庭聚会
 

  傅长夜离开新城小区,他的车留在下午去找顾随意的街道上,给金秘书打了个电话,淡漠地吩咐了一声:

  但是顾老爷子把公司给了顾博明后,顾博明是个野心大的,觉得顾家的小工厂是小打小闹,来钱慢,结果听了一个酒桌上的朋友指了一条路。

  现在钱借出去了,借钱的人却是个老赖,收不回来,食品加工厂的钱资金周转不灵,也跟着陷入困境。

  除了在床上男人喜欢看着小猫儿受不了哭出来,不是真的哭,是那种死死咬着唇,不肯发出一点儿她觉得羞耻的**声,忍着哭腔会让男人疯狂的细细呜咽……

  这个包厢是vip室,平时除了几个人聚会不对外开放,身段婀娜的服务员把醒好的酒端进包厢,要帮忙倒酒,陆时凤挥了挥手,让人下去。

  傅长夜也不否认,他不喝酒,给自己点了根烟,抽了一口,对邬域东说:“域东,有件事要你帮忙去办。”

  “顾家,哪个顾家?”邬域东不像金秘书,一直在接触傅长夜和顾随意的事情,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傅长夜说的顾家是哪个。

 
产品搜索:
最新产品
联系方式